>  資訊 > 負債缺口超420億,千億車企華晨破產重組陷僵局
負債缺口超420億,千億車企華晨破產重組陷僵局 2022-07-26 11:00:03

摘要:說起千億車企華晨集團,外界對它的第一印象還停留在華晨寶馬上。

說起千億車企華晨集團,外界對它的第一印象還停留在華晨寶馬上。

 

的確,作為遼寧省國資委控股的一家大型整車制造企業,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集團”)雖然坐擁華晨中國、申華控股、金杯汽車和新晨動力四家上市公司,但旗下的華晨中國與德國的寶馬公司于2003年合資成立的華晨寶馬汽車有限公司,才是消費者最大的記憶點。

 

作為首個登陸美國紐交所的中國車企,華晨享受過“民族之光”的美譽,但在2020年華晨集團宣告破產重組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這家企業都要依靠寶馬的名聲才能維持表面的風光。

 

和華晨寶馬這個合資品牌相比,華晨中國孵化的中華、金杯、華頌,早已失去市場競爭力。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9年,華晨寶馬給華晨中國貢獻的凈利潤分別為38.23億元、39.93億元、52.33億元、62.45億元和76.26億元。但除去華晨寶馬的利潤貢獻,三大自主品牌等其他業務5年內共計虧損34.84億元。

 

其實華晨集團由盛轉衰,至少要追溯到20年前。2002年,在創始人仰融倒臺后,這家剛剛搭好框架的商業王國,開始一塊塊丟失手中的拼圖。

 

而20年后,華晨集團徹底找不到當初那份商業王國的搭建“說明書”了。在宣布破產重整的600多天里,華晨的重整方案歷經多次延期,在近日舉辦的第三次債權人會議上,仍未取得實質進展。榮耀加身不易,破產重組更難。

 

 

華晨重整仍無定論

 

據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計劃(草案)》(下稱《重整草案》),未獲債權人會議通過。這意味著華晨集團的破產重組仍處于懸而未決的狀態。

 

公告顯示,華晨集團《重整草案》獲得稅款債權組、有財產擔保債權和出資人組表決通過,但在普通債權組中,通過《重整草案》的普通債權人所代表的債權金額未超過普通債權總額的三分之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第八十四條、第八十六條的規定,該草案未獲得本次債權人會議表決通過。同時公告稱,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將與未通過《重整草案》表決組的相關債權人進行協商。

 

在《重整草案》中,華晨集團將其他不能確定投資人或者無投資人承接的670億元資產,置入了一個信托計劃。具體在清償方式上,拿出10.26億元以現金清償,而剩余的659.35億元債權,則通過信托計劃受益權清償,這其中包含了多達629.71億元的普通類債權。

 

顯然,普通類債權人對這份方案并不滿意。由于當下拿不到現金,也無法確定未來能分到多少回款,大家普遍認為華晨的誠意不足。“現在的方案可是一分錢不給,就給一個信托計劃。”一些中小債權人代表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這種既不給現金,又不給股票的方案他們不能接受。

 

在業內律師看來,華晨集團這種清償計劃,對中小債券人而言吸引力并不大。因為看不到現錢,中小債權人投反對票的可能性更大。不過,有中小債權人向媒體透露,前期華晨集團管理人不斷地做工作,想力推《重整草案》的通過。如果不能通過,很可能會走向強裁,對草案作休整的可能性不大。

 

然而,據此前草案對華晨集團償債能力的分析,假設該方案通不過,進入清算程序后,普通類債權的清償率僅為12.15%,極端狀態下,清償率將降至0.92%。這意味著,強裁之后,普通債權人的損失或將進一步擴大。

 

根據《企業破產法》相關規定,部分表決組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債務人或者管理人可以同未通過重整計劃草案的表決組協商。該表決組可以在協商后再表決一次。雙方協商的結果不得損害其他表決組的利益。目前,華晨集團是否在協商后和相關債權人再次表決,還不得而知。

 

2020年11月,華晨集團被法院宣布破產重整后,《重整草案》已經出現了多次延期。今年6月8日,重整管理人表示將向債權人公布《重整草案》,并于6月30日召開第三次債權人會議投票表決。不過,等到6月30日當天,華晨集團再次宣布投票延期。

 

6月30日晚間,華晨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金杯汽車發布公告稱,根據華晨集團及沈陽市汽車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的《告知函》,表決截止時間前,有部分債權人表示因表決事項重大,審批、決策流程較長,無法在6月30日之前完成決策,故申請延期表決截止時間,延期至2022年7月20日18時。

 

而從現在的結果看,在這被延長的20天里,重整投資人和債權人的談判似乎并不愉快。

 

“現有重整計劃(草案)可能無法符合每一家債權人的全部預期,但基于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債務人財產分布分散,負債金額巨大,債權人數量眾多等現實情況,重整投資人的招募和談判異常艱難。”重整管理人表示。

 

資產負債缺口超420億

 

據悉,當前華晨集團旗下債權人多達數千家,主要以金融機構為主,包括銀行、信托、保險、私募基金等。按照《證券時報》統計,在已確認的債權人中,包括43家銀行(含分支行)、12家券商、29只券商資管計劃、7家公募基金、2家信托公司、64只信托計劃、4家保險機構、170只私募機構產品。

 

其中,在銀行類債權人中,興業銀行沈陽分行直接和間接持有債權金額約23.36億元,盛京銀行債權金額約23.11億元(含理財產品持有的債券);在債券類債權人中,國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債權金額約11.69億元,華泰證券資管間接享有債權金額約10.93億元,他們是債券持有人中債權金額最大的兩家。此外,在保險機構中,太平資產通過直接和間接方式擁有債權金額約21.98億元,債權金額最大。

 

數量龐大的債權人背后,華晨集團的負債金額高居不下。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6月1日,共計6029家債權人向華晨集團管理人申報了債權,金額合計577.18億元。此外,還有債權人未申報債權(賬本記錄在案),共計132.94億元;以及無須申報的職工債權,共計7.86億元,三者合計717.98億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717.98億元債權總額中,有48.37億元被法院或管理人排除,剩余確認及待確認的金額共計669.61億元。在這其中,絕大部分為普通債權,金額629.71億元;其次為有財產擔保債權,金額29.1億元。

 

然而,華晨集團的資產價值卻遠不能支付其超過700億元的債權金額。審計報告和資產評估報告顯示,華晨集團及下屬公司等12家企業經審計的資產賬面價值為173.51億元,資產評估價值為244.35億元。按此計算,如果以資產的賬面價值為口徑,資產負債缺口近500億元,若以資產的評估價值為口徑,缺口也超過420億元。

 

對比之下,華晨集團處于資不抵債的局面,償債壓力較大。

 

 

2009年,華晨中華汽車生產線。

 

一地雞毛無人拾

 

作為首家在紐交所上市的中國車企,早年的華晨曾風光無限。

 

“到2006年,中國汽車品牌中唯一敢和外國企業叫板的就是華晨中華!”2000年年底,當第一代華晨中華車下線時,時任華晨集團董事長的仰融曾自豪地對外宣稱。

 

但十幾年后,龐大的“華晨系”轟然倒塌,只留下一地雞毛。

 

2020年8月,華晨集團旗下多支續存債券出現暴跌,引爆這場危機的是一只名為“17華汽05”的私募債。隨之觸發華晨集團其余存續的14支債券全部違約,合計違約金額達177.52億元。華晨集團未能如約兌付,被它的供應商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破產重整。一個多月后,華晨集團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去年4月,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案第一次債權人會議正式召開,當時有2825位債權人觀看會議,所代表債權金額約為444.54億元。四個月后,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召開,寶馬中國作為破產重整投資人,以16.33億元購得“中華”汽車品牌,汽車生產相關部分資產及華晨汽車制造有限公司100%股權。不過,目前該收購案尚未完成。

 

現在,華晨集團旗下幾家上市公司“華晨系”均找到了自己的“白衣騎士”。今年6月份,華晨集團旗下上市公司金杯汽車、申華控股以及華晨中國相繼發布公告披露相關重整進展。

 

根據《重整草案》,東方鑫源集團有限公司將成為華晨汽車所持有金杯汽車股權相關資產的重整投資人,相關投資協議尚未簽署。而申華控股也發布公告稱,2022年5月24日,華晨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遼寧正國、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管理人和業喬集團四方共同簽署了《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之投資協議(申華控股股權相關資產)》,業喬集團擬以現金人民幣約6.44億元受讓華晨集團直接及間接持有的占公司總股本22.93%的股權。

 

此外,為促成公司破產重整,華晨中國擬無償向華晨集團轉讓所持有的沈陽華晨動力公司49%的股本權益。

 

盡管企業層面做了諸多努力,但市場苦等多日的《重整草案》卻沒收獲債權人的認可。未來,華晨集團的重組將走向何方,充滿了極大的不確定性。(財經天下周刊)

一级A片刺激高潮国产,每日更新不卡的Av在线网站,无码国产午夜一区